你知道我為何寫下那些段子般的歌謠嗎?

註:本文摘自《看天下》2019年第26期;演講視頻見下。

我叫金承志,今年31歲,未婚,是一個非常可愛的作曲家。

前幾天我和朋友聊天,聊到我的一部作品《白馬村遊記》,他問我為什麼要錄製這張專輯?

我問他,能不能把自己想象成是一位35歲左右的女性,每天早上非常辛苦地擠地鐵和公交去上班,到了公司後再戴着面具和老闆、同事、客戶交流,下班再回到那個傾其所有購買的60平米小家,然後發覺自己再也無處可逃。

於我而言,當我每天路過那些大小差不多、排成排的公寓時,我都會油然而生一種孤獨感。我要如何去面對這種孤獨呢?

01面對孤獨

在我5歲念幼兒園中班的時候,我曾對一位我喜歡的女生表白。我把口袋裡的50塊壓歲錢摸出來問女孩,這是不是你掉的?女孩說,這是你從自己口袋裡摸出來的錢,為什麼是我掉的?我又堅持說,這就是你的。

下課後老師跟我說,金承志,你要剋制,現在還不是時候。

回家後我就問我媽,什麼時候是“到時候”?

我媽說,你要到18歲才可以去跟你喜歡的女生談戀愛。我掐指一算,到18歲還有13年呢,我現在這麼早熟,卻還要面臨這麼漫長的等待,我該怎麼辦呢?

我要想辦法去排解我所積蓄起來的孤獨,雖然那是我最淺層的一種孤獨感。

02 排解孤獨

在我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根本想不明白我的情緒。比如說,我看到好看的風景會哭,聽到好聽的音樂會興奮,這些問題一直伴隨我。為了排解這種情緒,我決定來寫點東西。

寫什麼呢?就寫我的各式各樣不一樣的感受。

所以小時候,我會把所有情緒都記錄下來,那裡面既有文字記錄,又有音樂片段記載,但是那些在我腦海里的東西都沒辦法一股腦和盤托出。

在我長大之後,我經常倒帶回去翻看,哪怕是一個拿出紅包扔在地上的畫面我都依稀記得。

那些過去的、小小的顆粒都被我組合起來,變成了作品。

03 變成作品

先來介紹我的第一類作品,比如說《我喜歡》。

這首作品表達的就是自己對加上濾鏡的90年代美好事物的懷念。我的初戀年齡是16歲,在這之前大概被拒絕過40次,所以我有非常豐富的告白經驗,於是我便瘋狂地在《我喜歡》這首作品裡向外輸出每一個我喜歡過的東西。

後來我發現,與其說我喜歡的是哪一個,不如說我喜歡的是16歲的自己。所以,我的這類作品,就是在瘋狂表白那個美好的年紀。

再比如我寫的《彩虹》和《外婆》。《彩虹》講述一個內心焦灼不安的流浪者,《外婆》講述了對家人的思念。

人還開玩笑地說,這三首作品像是一個比較柔軟的,叫“金小美”人格的小朋友寫的作品。

現在介紹我的第二類作品。這一類作品寫的是憤怒是對整個城市生活的一些發泄。

大約是12月深秋的某一天,我在路上走着,走着走着突然冷得瑟瑟發抖,但我又很生氣, 我也不知道自己氣從何來,幹嘛要生氣。然後我就想起那個夜晚,想起那個不顧我回不了家,去閔行約會的男人,於是我就把這些小故事記錄了下來,寫成《張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鑰匙放在哪裡了》。

再之後,我又創作了《感覺身體被掏空》,這也是一部表達極度憤怒的作品。靈感來自於一個在北京做設計工作的好朋友。

他告訴我,有一段時間很想把他的老闆用沙袋套頭打一頓。

我問他為什麼?他說,我們每天都是中午12點鐘開會,開完會後運營的人定方向,定完方向後文案組的人開始寫文案,寫完文案過一下審,再有人去做設計,最後才輪到他,那時候一般到了下午5點左右。

我又問,那你白天幹嘛?他說,沒什麼事,就陪他們開會。

所以在這家公司,到了晚上才是他開始工作的時候,他就很崩潰。

像這樣子的加班經歷也把我聽得熱血沸騰,我也很想寫歌罵他的老闆,於是我從罵自己身邊的人轉到罵別人了。

《感覺身體被掏空》並不是說老闆們都很可惡,它想表達的是能不能好好地安排工作,而不是通過畫餅的方式讓員工屈從於你。

再之後,我又創作了《春節自救指南》,那也講的是本人前30年的悲慘經歷,但事實上每一個人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

我就把這一類作品都歸結為自己在城市生活當中遇到的一些困苦我再通過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去把它表達出來。

還有第三類作品,也是我花時間最長的一類作品,包括《澤雅集》、《落霞集》、《白馬村遊記》。

這一類作品講述的是,當我們面對來自主流價值觀狂風暴雨的襲擊時,我們怎麼保護自己。

我每次聽到“一定要賺多少錢才是成功”、“一定要成為什麼樣的人”這類話時,都會本能地害怕,會躲進自己所營造的堡壘里,那個堡壘就像桃花源一樣,是我自己躲避外界攻擊的一個法寶。

所以我會花很長的時間來寫這些套曲,去表達我自己想要躲起來的內心。

這三類作品其實表達的是三個不同維度的我。

03 誰去傳唱?

那麼,最重要的問題來了,我寫了那麼多作品,沒人去唱怎麼辦?

我在想,能不能讓一群人去唱?我自己的孤獨排遣完了,那能不能拉上一群人,也讓他們玩一玩?所以我們組建了彩虹室內合唱團。

我們邀請了很多不同職業背景的人加入進來。你會發現這個合唱團變得很好玩,活了起來。

我可以看到這些團員們不一樣的生活,他們中有人從事科學研究,有人是地鐵流浪歌手,有人是醫生,有人是律師,有人開飛機,有人是無業游民……不一樣的人加入進來,合唱團反而變得更有意思。

04 誰又來聽?

有人來唱了,那又有誰來聽呢?當我們把自己的作品發到網上,再搬上音樂廳之後,我們發現,來聽的觀眾跟我們想象的很不一樣。

我們不會事先預設觀眾的年齡和性別,但在我們得到的反饋表裡,我們發現我們的受眾中男女比例是三比七,也就是說有70%的受眾是女性。

另外,當我們認為音樂只是音樂的時候,觀眾卻給我們寫了很多很多的感想,讓我知道,原來我們唱的這些歌,可以給別人帶去陪伴和療愈的作用。

我記得一位心理有障礙的朋友寫了很長的信給我,說每當自己生活不順遂的時候,就會去聽我的作品,不管是什麼風格,哪怕是那些簡單快樂的作品,也會給他帶去莫大的感動。

這件事也給了我極大的觸動,它讓我知道,原來我做的事情這麼有意義。它不僅解決了我個人的小小焦慮,同時也幫助解決了別人的焦慮。

我相信,我們可以讓所有的人,至少在聽音樂的時候,是開心快樂的。

所以,以後我們不僅僅要做演出,還要安排自己的團去培訓更多的年輕人,讓他們加入到彩虹合唱團。

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本來聽說金承志是個段子手啊,上台應該表演翻跟頭,怎麼過來講了一堆不那麼有趣又有點嚴肅的事情。

其實我就想表達“孤獨”這件事情。

孤獨可能是最開始自己能夠感受到的一個小小的力量,再之後你要去找到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並堅持下去,並且讓更多喜歡你的人加入進來,它就會變成一件挺有意義的事情。

作者: stevenpotter

圖蟲:http://stevenpotter.tuchong.com/ lofter :http://stevenpotter.lofter.com/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